92歲老兵談抗美援朝:過鴨綠江踏入朝鮮,就沒想過回來

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。保和平,衞祖國,就是保家鄉……”

講起70年前與戰友們高唱戰歌、奔赴朝鮮戰場的畫面,山東老兵李福亭至今記憶猶新。如今耄耋之年的他,15歲便參軍入伍,先後在膠東保衞戰、濰縣戰役、濟南戰役、淮海戰役中屢立戰功。而抗美援朝戰場上的那段崢嶸歲月,是李福亭戎馬生涯裏最為刻骨銘心的記憶。

記者來到李福亭的家中採訪時,他正戴着老花眼鏡端坐屋內讀報。雖已92歲高齡,但身體健朗,説起話來嗓音洪亮,講起過去的經歷和故事,眼睛神采奕奕。由於在援朝戰場負傷,導致聽力受損,老人在與人交流時,習慣性把耳朵貼近,全神貫注傾聽。

李福亭先後在膠東保衞戰、濰縣戰役、濟南戰役、淮海戰役中屢立戰功。趙曉 攝

提起奔赴抗美援朝前線的時間,李福亭記得很清楚,是在1950年那個寒冷的11月。他回憶説,原本因為在濟南戰役中腿部受傷,自己可以被定為二等傷殘軍人,不用到朝鮮參戰,但他放棄了傷殘評定。“當時美國侵略朝鮮,戰火越過鴨綠江,就是中國東北。關係到國家安危,沒什麼困難不能克服。”

圖為李福亭戴着老花眼鏡端坐在屋內讀報。趙曉 攝

撫摸着身上的軍裝和胸前的紀念章,李福亭説,身在那個時代,不僅他能做到,換了別人,也會選擇用生命保家衞國。“過鴨綠江踏入朝鮮,就沒想過回來。”由於既當過炮兵,又會開車,李福亭在朝鮮志願軍炮兵403團當汽車連連長,主要負責運傷員、送炮彈。

“朝鮮的冬天天寒地凍,氣温零下三四十度,都能把耳朵、鼻子凍掉了。”李福亭告訴記者,當時朝鮮的很多山頭都挖有防護洞,雖然空氣流通不好,但冬暖夏涼,為了取暖,他們常常把車開到洞裏,吃睡都在車上,撿到降落傘等有布的材料,都要剪縫成衣服,穿在身上保暖。

李福亭 趙曉 攝

令李福亭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戰役是上甘嶺戰役,消耗的炮彈多,傷員也多。他和戰友往返於朝鮮與中國丹東間,把傷員送過去救治,再把炮彈拉回來,一路“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”。李福亭隨口仍能背出當時和戰友們總結的開汽車躲照明彈的“順口溜”,“照明彈在頭上照,加大油門向前跑;照明彈在前面照,擋風玻璃要拿掉,隨時把車子隱蔽好。”

圖為李福亭家中擺放的老照片,照片中的李福亭胸前戴有許多獎章和紀念章。趙曉 攝

在朝鮮打仗的三年時間,李福亭還學會了朝鮮語,像同志、老大爺、老大娘、汽車等常用語,他至今都能準確發音。“我們那時每個連都配有一個朝鮮族翻譯,跟翻譯學了不少朝鮮話。翻山越嶺時遇到不熟悉的路段,自己下車就能向當地人問路。”

圖為李福亭被頒發“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”紀念章。趙曉 攝

關於抗美援朝的經歷,李福亭最不願提起的就是那些犧牲的戰友,每每提起,都擺手叫停。“有的傷員抬上車時還有呼吸,送到丹東後卻沒有再醒來。流血與犧牲時刻在發生,能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一次戰役中,李福亭在排除定時炸彈時被炸聾,到現在也沒能徹底治癒。

從1945年參軍到1953年打完抗美援朝戰役,李福亭先後3次負傷、8次立功,包括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5次。“黨和國家始終沒有忘記革命戰士,給了我們很多榮譽。”李福亭説,現在能盼到和平的日子,見證國家變強大,他感到很知足。他也教育子女們,要懷一顆感恩的心,腳踏實地做人做事,不管在什麼崗位上,把本職工作做好了,就是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。

原標題:92歲老兵談抗美援朝:過鴨綠江踏入朝鮮,就沒想過回來

責任編輯:鄧潔儀

看天下

讀懂中國放眼全球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