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方史研究的新創穫

  ——《海南通史》讀後

  海南大學教授周偉民唐玲玲夫婦,窮三十年之力,碼三百萬漢字,撰《海南通史》,成學林佳話。這部六卷本鉅著的前五卷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。筆者有幸拜讀,獲益匪淺,略説一點感想。

  周、唐兩先生,1988年辭別華中師範大學南遷海口不久,即從文學轉向海南歷史,三十年來,他們走遍海南山水村寨,探訪了所有的古代遺蹟,更北上粵桂黔,南下新馬泰,直至北美歐洲,凡與海南和海南人有關的事情,都在他們的探訪調查範圍之內。當然,披閲與海南有關的所有文獻更是題中應有之義。本書既是傳統意義上的案頭之作,更是走訪調查的實踐成果。兩先生在耄耋之年而成此鉅著,讓人不由想起潘耒為《日知錄》所作序,稱讚顧亭林“綜貫百家,上下千載,詳考其得失之故,而斷之於心,筆之於書。”“足跡半天下,所至交其賢豪長者,考其山川風俗,疾苦利病,如指諸掌。精力絕人,無他嗜好,自少至老,未嘗一日廢書。”放眼學界,如今能以三十年時間跋山涉水,披沙揀金,沒有團隊協助,不假學生之手,獨撰一書者,正不知可有幾人也!

  本書收納了有關海南歷史最為詳盡的資料,從傳統的文獻典籍到豐富多彩的田野調查成果,從學者官員的著述到眾多宗族的譜牒,從士大夫自己刻印的詩文集到漁民手繪的航海圖“更路簿”,幾乎無所不包。我們若要想了解海南歷史的任何問題,都可以從這本書找到有關線索和信息。就此而言,本書稱得上海南歷史的百科全書。

  與眾多既有海南史、海南方誌著作相比,本書最引人注目的是研究視野的拓展。傳統的海南研究實際上只是海南島本土研究,且多限於已有典籍的搜求整理註釋解説,不能滿足近日讀者瞭解更多更深內容的需求。在周、唐兩先生看來,廣義的海南文化還包括僑居海外的數百萬瓊籍僑胞的文化。海南人下南洋,既向外傳播了海南本土文化,也把海外文化輸入到了海南島。因此,海南文化不是一個封閉的地理概念,而是一個開放互動的文化共同體,它不受國界的限制而具有全球化的意義。正是從這個視野出發,在進入歷史考察時,兩先生便注意到了海盜、更路簿、宗族譜牒等諸多素來被人忽略的問題,並逐一作了深入細緻的梳理、考證和分析,給人耳目一新之感。

  從漢代設置珠崖、儋耳兩郡開始到宋代,其間將近千年,海南的行政建制和沿革變遷甚為複雜,諸多似是而非的歷史細節,有待澄清。本書不惜筆墨,充分借鑑前人研究成果,逐一作了考證分析,頗有説服力。比如漢代馬援、路博德兩伏波將軍,對開發海南有大功,在海南人民心目中地位尊崇,有廟宇祭祀。但本書經過嚴格考證,明確指出,伏波將軍本人並未登上海南島。又比如,孫吳政權曾經用兵海南,但並未在島上設置行政管理機構。唐以前,中央政府對海南的管理,大多是“遙領”,即行政機關設在湛江和雷州半島一帶,海南並無常駐官員。這和一般人的印象確有不同。類似實事求是的敍述,澄清了不少傳説,對於準確理解海南的歷史文化有大幫助。

  在進入本書寫作之前數十年間,周、唐兩先生已經做了眾多專題研究,諸如海南早期文明、海南金石碑刻、海南海盜史、海南漁民自己創造的航海指南——更路簿、宋氏家族、瓊籍海外僑胞,等等,可謂琳琅滿目,蔚為大觀。儘管有如此紮實的專題研究,但通觀本書,仍然能感到作者的謹嚴。試舉一例。李德裕貶謫海南死於任所,有無直系後裔落籍海南,學術界有相當仔細深入的研究,且眾所紛紜,莫衷一是。但周、唐兩先生經過實地調查和文獻研究,認為根據現有資料,無法作出明確結論。故書中只是陳述張之洞尋訪李德裕後裔這個有趣事件,並未下結論。

  近代以來,海南人對中國革命和文化的貢獻巨大,這個時期應該是海南歷史上最為精彩輝煌的篇章。惟其如此,本書第六卷即當代卷最為重要;也惟其如此,這卷書尚在出版社最後的審定中。希望能早日讀到。

  説到出版社,我讀此書亦有小小的遺憾,即編校質量欠佳,文字錯訛,引文重複,所在多有。限於篇幅,不一一舉例。希望第六卷無此遺憾,更希望全書再印時有改進。

  (本文經作者授權發佈,請勿轉載)

責任編輯:宮池

海南文體

娛樂文體活色生鮮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